• 论坛简介2013年第四届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分别从社区服务、生态家园、食物主权以及生态农业等四个方面探索城镇化背景下农民合作和农村发展的新道路。详细>

  • 论坛背景过去十年,中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平均每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传统村落中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是中国农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遗产。”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村落的原始性,以及吸附其上的文化性正在迅速瓦解。因此,保护中国传统村落已经迫在眉睫。详细>

“爱故乡”活动背景

·2013年,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活动主办方通过举办乡土文化学术会议,“爱故乡”开始了高校宣讲、公众宣传,以及“爱故乡——发现故乡之美”图文征集活动等,有力地推动了爱故乡理念的传播,在不同层面上形成了关注故乡、保育乡土文化的良好社会氛围。

·为发扬中华乡村文明,需要社会各界一起“爱故乡”。我们相信,故乡的爱,一定能唤醒更多土地儿女们的参与和行动——把爱带回故乡!

开幕式

主题演讲

艾恺:现代青年应该学习梁漱溟的实干精神大家都知道今年是梁漱溟先生诞辰120周年,从某一个意义上来说梁漱溟先生也有一个中国梦,而且跟现在的城镇化的概念是很相近的。梁先生有两个目标,一个就是把城市的好处带到乡村去。另一个就是要把农村保存的儒家道德观,道德体系拿到城市去,这对梁先生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目的。详细>

陈林:按纯粹的NGO思维搞农业合作很难成功我们这些年做乡村建设实验,包括我们在座有很多老师和同学到各地做实验区,坦率说现在做到有没有达到我们前辈的效果很难,难是我们这些人不努力吗?我们还是很努力,为什么做不了?因为我们现在官僚体系比那时候发扬的多。详细>

青年返乡路径中的生态家园探索

林炉生:成功返乡需要基本条件经济独立是重要的,我们在乡村开拓实现一片家园建立一些基地,要有一些经济收入。有的人有几千万,几百万仍然觉得内心很可怕,但是有的人只有几百块可能内心很丰富,这个与此相关内心非常必要,如果我们内心得不到宁静,在乡村是非常压抑的。详细>

杜娟:通过策划特色活动为农产品镶嵌附加值微博微信网络都是免费的媒体,能用不等于会用,大家都能发微博,但是你会吗?这个值得思考。我觉得好的创业可以弥补简陋,我们的硬件很简陋,我们用好的创意活动弥补我们硬件简陋,我们整合周边帮他们宣传,这一切都是因为爱。详细>

合作的传统与创新在农村社区建设中的功能

李昌平:金融合作是永远不过时的合作大家回头看看日本的农协,台湾的农会,没有金融他们做得起来嘛?日本在100多年的时间里不允许大金融下乡,不允许私人搞金融,保护日本农协搞金融。台湾也是如此,台湾金融起步80亿的本金也是由政府垫付的,台湾规定只允许农会搞金融,因为小农需要保护。详细>

汪维行:合作社发展的综合路径仍需探讨成长阶段,每个合作社,都跟当地,我觉得成长,就像人的成长一样,有一个幼年时期,成年时期,或者是中年时期,归结到合作社发展就是成长发展成熟期,对每个阶段采用的具体方法和策略是什么?我觉得这些可能还缺乏研究和实践的指导。详细>

食物主权与可持续地方化探索

刘登高:国内舆论界不应对农业“妄自菲薄”我自己长期从事农业工作,特别是大豆产业的研究工作,我深深感觉到,中国优势产业正在逐渐衰弱,我们大豆连续第四年减产与国际贸易的不公平,与我们科学技术发展的不透明,与我们产业界的不自信有很大的关系。详细>

宋一青:农民留种可以提高作物品种多样性农民有权利在自己的地里面留种换种,而且具备相关方面的知识,几千年就是这样走下来,有的农民会到地里选,有的农民还会进行简单的育种和杂交,农民在育种方面有很多成功的案例。详细>

生态农业互助网络再出发-信任体系的重构

李管奇:做一个“有种”的返乡青年一群新农人,他们回到农村想要建设农村,但是他们需要有新思路新想法,需要新经验人才计划志愿者可以充当这些角色,我们十年里面累计了很多返乡的力量,这股力量是未来推动农村改变的新生力量。就像我们返乡有种,新农人回到农村要做一个有种的农民,要做一个有种子的农民,要有自信有自尊,同时要结出丰硕的果实,详细>

姚卫华:消费者合作社运营经验分享股东在初期可能我们需要一些资金,包括全职的工作人员会有一些生活上的需要,所以需要一个前期的资金来支撑做这个事情。我设定的话资金是给它一个利息,以这样的形式偿还利息有一个股金,这个股金不是永远的,到一定的时候这个股金要给你,这个股份最终是属于所有的组成部分。详细>

闭幕式

温铁军:运营合作社需牢记经验教训我们需要记住起初说的三句话二十四个字,第一句话:文化建设,收效最高;第二句话:联合购销,风险最小;第三句话:资金互助,制度重要。这三句话请大家带回去以后跟你们骨干好好传达,这不是我个人的经验,而是我们第一批十个合作社运营的经验,这些经验时至今日仍然相对有效。详细>

陈庆芸:农村NGO事业大有可为不管是草根NGO组织,是农民组织也好,他们觉得自己很弱小很迷茫,但是我自己觉得因为我们做的工作面对一些跟我们自己不同的主流肯定会有很多沮丧,我接触梁漱溟年轻人十几年,这两天我看他们长大了他们很成熟了,所以他们搭建这个平台会越来越稳,越来越多元化。详细>